互動
往事如煙
發布時間:2018年04月16日 15:48 作者:楊高軍  來源: 瀏覽次數:0

本網訊(通訊員 楊高軍) 趁著“清明”小長假風和日麗的好天氣,我們一家三口踏上了前往長沙、韶山的紅色之旅。

汽車在高速路上飛馳,車窗外綠色的田野和繁華似錦的都市交相輝映。女兒和妻子坐在后排,在車上甜甜的睡著了。望著這溫馨的畫面,我思緒難平。

往事如煙,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那個到長沙求學的懵懂少年不正是自己嗎?跟著父親來到湖南長沙第一師范求學,當我看到深藍色的古建筑上“第一師范”四個金色的大字時,內心那份激動想來至今歷歷在目。我們二八四班的班主任是天津南開大學畢業的易志明老師,他把我們全班來自三湘四水的46名同學召集在一起說:“同學們,你們大的只有十六七歲,最小的只有十三歲,來到長沙,學校就是你們的家。如果哪天你們實在忍不住想家了,就哭吧,哭過后就好了?!倍魘Φ那濁謝壩?,透過三十多年的時空穿了過來。雖然我們不能寄希望于學校把我們培養成偉人,那是歷史造就的,但相同的求學心理把我們這些來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們的心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走出農村、初到省城的我,在那個青春年少的時候也走進了青澀的時代。

那時的我喜歡數學,有時一道難題會弄上半天,直到找到滿意的答案為止。記得有個叫青兒的女孩,來自革命老區,父親是南下干部。青兒喜歡唱歌,也喜歡打扮,有時一天要換好幾套衣服。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青兒對我總是毫不客氣,一會兒叫我給她打開水;一會兒叫我教她下象棋;一會兒又把一個又一個的數學難題往我前面塞,叫我教會她。

后來為了方便,青兒干脆求人家把座位也換了,和我做起了同桌。有時,青兒問我作業,長長的辮子一甩一甩的,偶爾還會碰到我的臉,弄得我心里癢癢的。日子長了,覺得渾身不自在,把心里話告訴了要好的男同學。于是,那個男同學找到青兒,要和青兒換座位。青兒要面子,說要征得我的同意。那個男同學對青兒說,就是我要他和她換座位的,青兒只好同意了。

我那時家中條件不怎么好,父母打算建房子改變面貌,一學期家中也就只有五十元左右的生活費給我,常常是看著食堂的肉食饞得往嘴里吞口水,甚至有時餓了偷偷撿洗碗槽里別人吃剩的饅頭吃。青兒知道后,時常把自己的零用錢拿出來叫我買油餅吃,說吃了油餅后就不餓了。

我讀書的學校不愧為名校,學生談戀愛是絕對不允許的,動輒勸其退學,何況畢業后各奔東西,我和青兒的交往也就如此罷了。

命運有時也捉弄人,我做夢也沒想到若干年后,因為業務關系,我被公司派到青兒所在的那個城市做業務代表。此時,我們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相逢是平淡的,“他鄉遇故知”。盡管再也不能有花前月下,但我倆無話不談。因為我家在外地,有時青兒也喊我到家中吃飯。

誰都沒想到,一場史無前例的金融風暴席卷了全球。公司裁員,我被召回總部,不得不離開青兒所在的城市。臨走前的那天晚上,月兒高高地掛在天上,晚風吹來一陣醉人的清香。青兒不知怎么地來到我的房子的窗前,我也不說話,看到她猶豫了好久才敲玻璃喊我出來。我倆邊走邊談,來到小河邊一棵大柳樹下,停住了腳步。小河里的水靜靜的流著,好像在偷聽我倆的談話,時光也好像倒流了回去。突然,遠處一只夜鶯不知什么原因驚叫一聲,打斷了我倆的談話,我倆才各自回去。

這以后,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打拼,再也沒了聯系。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去青兒所在的那個城市去差,剛好讀大學時幫我忙把青兒從我身邊調開的那個男同學也正好在那個城市。老同學見面,免不了回憶一番往事,不由得感慨萬端,不經意間說起青兒的事,那個男同學問我是否知道青兒前不久因為婚姻失敗而跳樓身亡了,我說我不知道,聽了后唏噓不已。

我始終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讓青兒生不如死?曾經是那么開朗的她,怎么就走向絕路了呢?

“爸爸,長沙到了!”女兒的話打斷了我的沉思。

“走,爸爸帶你到‘海底世界’和‘世界之窗’去玩去?!蔽掖牌拮雍團懷斯懷?,來到了這兩處地方。只見到處是花如海、人如潮?!昂5資瀾紜幣膊皇峭接行槊?,貝母、鍔魚、海獅等看得人眼花繚亂?!笆瀾韁啊備僑饒址欠?、游人如織,水上樂園上正開著“九陽-花兒朵朵”女聲快樂演唱會。

傍晚時分,我們一家三口終于來到了心中向往已久的偉人故鄉--韶山。因為是小長假,各旅店是人滿為患。我們好說歹說,老板總算給我們讓出了一個房間。

第二天天剛亮,我們就打的來到了韶山毛澤東故居參觀。1893年12月26日,中國各族人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同志就誕生在這棟普通的農舍里。我們懷著崇敬的心情參觀完故居 ,又來到主席生前曾住過的滴水洞1號樓。主席生前用過的搪瓷茶杯、一邊放書一邊睡覺的大床、打了好多補丁的睡衣、開會時坐過的沙發……一一在目,物是人非、睹物思人,我陡然感到一個巨大的靈魂還在鞠躬盡瘁為人民操勞。后來,當我看到銅像廣場人們絡繹不絕給主席鞠躬獻花的時候,我感到毛主席永遠活在人民心中。

走出韶山沖的時候,我看到漫山遍野開滿了紅杜鵑。我們愛韶山的紅杜鵑,毛主席一家為革命犧牲了六位親人,包括他的妻子、兒子幾乎整個家庭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想到這些,我不得不重新審視我的人生,使我對名利淡然了,人生不應這樣么?